战神吴起与他的魏武卒,差点吞并强秦,最后却遭遇白起致命一击

创业故事 阅读(650)

  static.1sapp.comqupostimages201907231563867437535575496.jpg

  文:夜萧子(读史专栏作者)

  提起战国时代,我们总能想到始皇帝嬴政扫六合所倚仗的秦军,秦剑所指,大秦锐士所向披靡,却甚少有人提及在同为战国七雄中的魏国也曾拥有一支在阴晋大败秦军,让诸侯列国谈之色变的军队魏武卒。

  一、诞生与壮大

  公元前376年,赵敬侯、魏武侯与韩哀侯废掉晋静公,之后将晋国公室的剩余领土全部瓜分各自建国,史称“三家分晋”,由此,中国的历史正式进入战国时代。

  三家分晋之后,魏国国力虽说比起韩赵来说要强,但比起同时期的楚国和齐国来说还差得很远,而在地理位置上,魏国处在四战之地的中原地区且与秦、齐、楚三大国接壤,稍有不慎就有亡国的危险,外部巨大的威胁促使魏文侯成为了战国时期最早试图通过推行变法来富国强兵的君主。

  在政治上,魏文侯用翟璜为相同时重用李俚来推行变法,在军事上则更加的求贤若渴,向列国广发邀请以求良将,在魏文侯的不懈努力下,魏武卒的创始人战神吴起带着他独特的练兵之法来到魏国。

  战国时代群雄纷争,几乎每一个诸侯国都在拼命扩军,在求得自保的同时对外攻城略地,而吴起提出的练兵之策却恰恰相反,吴起认为,兵不在多而在“治”,尤其在冷兵器时代,一支可以以一当十的军队在战场上的作用远胜于一群乌合之众。

  很快,吴起就将自己的设想报告给魏文侯,君臣二人一拍即合,就这样,在那个大部分诸侯国依旧以战车为军队主力的时代,吴起开始训练这支全部由重装步兵组成的新式军队。

件的人才能成为魏武卒。活脱脱一支可横扫当下奥运铁人三项的“特种部队”。“魏武卒特种部队”“魏武卒特种部队”

  而为了在战场上便于指挥,吴起将魏武卒的编制做的很是细微,五人为伍,设伍长一名,二伍为什,设什长一名,五什为屯,设屯长一名,二屯为百,设百将一名,以此类推直到千人设二五百主一名,也就是以一千人为一个基本的作战单位,这样的编制使得魏武卒在战场上可以灵活的进攻与撤退。

  严苛的选拔之后,被选中的士兵还要接受严苛的军事技能训练,包括单兵作战训练、阵法训练,编队以及军队之间的通讯训练,力求让每一个士兵都可以在任何时刻承担任何一项任务和工作,而吴起要求的“一人学成教十人,十人学成教百人”的做法,更是让魏武卒的整体战力迅速的提升起来。

  因为选拔的严苛,魏武卒的人数一直不是很多,通常情况下只有5万到7万,最为鼎盛时期也只有十二万之多,实属精兵中的精兵。

  而为了奖励安抚这些接受严苛训练的士兵,魏国给魏武卒的待遇远超普通士兵。

  一个士兵,只要他能当上魏武卒,就可以马上得到百亩土地,同时还可以免除掉家里所有人的徭役赋税,而如果他能在战场上杀敌建功,还可以得到国家的重赏。

  地位的提高加上吴起的爱兵如子,使得魏武卒人人善战且敢战。

  static.1sapp.comqupostimages201907231563867437657711359.jpg

  二、一战成名

  公元前409年,魏文侯在得知魏武卒基本整训完毕后决定放虎出笼,任命吴起为主将,攻打宿敌秦国。

  经过严苛训练的魏武卒,在吴起的统率下,一举攻克秦国河西地区的的临晋和元里两座城池;次年再次起兵一直打到郑县,攻克洛阴与阳之后筑城,将秦国河西五百里的肥沃土地全部归于魏国的统治之下。

  魏国在河西设立西河郡,吴起担任首任太守。

  但吴起对秦国的攻伐并没有结束,为了断绝秦国东出的念想,魏武卒在进行了一段时间的休整之后,再次由吴起率领攻伐秦国,一举攻破秦国天险函谷关,将秦人压缩在华山以西的狭长地段,几近亡国。

  当时的秦国国君秦献公不甘心失败,倾举国之力集结50万能战之士发兵阴晋,与魏国决战。

  魏武卒迎来了自创建以来最大的挑战。

  不得不说,严苛的训练赋予了魏武卒严格的纪律性和强大的内心。面对十倍于己的秦军,魏武卒没有人临阵脱逃,甚至在吴起的率领下绕到秦军后面主动发起进攻。

  秦军虽然人数众多,但因为是临时征召,缺乏必要的武装和训练,面对悍不畏死的魏武卒很快就暴露了外强中干的弱点。偌大的秦军军阵在魏武卒的反复冲杀下崩溃,士兵四散奔逃,即便是秦军主力所仰仗的数千乘战车也无法阻止秦军的溃败。

  经此一役,秦国收复河西的计划破产,甚至引发了“诸侯卑秦”,而吴起的魏武卒则在那之后,以“大战七十二,全胜六十四,其余均解(不分胜负)”的战记,成为了魏国称霸中原的资本和威慑诸国的利器。

  static.1sapp.comqupostimages201907231563867437622353592.jpg

  三、战败与衰落

  但凡事有利就有弊,魏武卒之所以战力强大,一来靠吴起的训练,二来则是要有足够强大的国力来支撑,所以当魏国进入魏惠王时期后,德才不足却又好大喜功的魏惠王在内政外交的大策略上频频失误,致使三晋联盟破裂,同时招致齐楚两国的敌视,直接导致了魏武卒的毁灭。

  公元前354年,魏国大将庞涓率魏武卒攻打赵国都城邯郸,次年赵国向齐国求救,齐王命大将田忌与孙膑率军营救。孙膑认为,此时的魏国精锐都在邯郸前线,后方必然空虚,于是让田忌率军攻打魏国东都大梁,逼庞涓撤围回救,孙膑则率齐军主力于桂陵设伏,一举击败魏军,并擒获魏军主将庞涓。

  这是魏武卒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战败,但损失并不大,次年就联合韩军击败了包围襄陵的齐宋卫三国联军,齐国被迫请楚国大将景舍出面调停。各国休战,并于公元前351年释放庞涓,使其回到魏国再度为将。

  公元前343年,经过一段时间休整后的魏国,为了弥补之前在桂陵之战中的损失,发兵攻打韩国。韩国向齐楚两国求救,齐威王答应援助韩国却迟迟不发救兵,直到韩魏两国两败俱伤之时,才以田盼为主将,田婴为副将,孙膑为军师出兵援韩。

  这一次,孙膑故技重施,依旧主攻魏国逼庞涓回师,等到庞涓回撤并气势汹汹的向齐军杀来时,又以“增兵减灶”之计让庞涓以为齐军因为畏惧魏军,而出现了大量逃兵,最后在马陵布下伏兵,一举重创魏军主力,庞涓也在此战中身亡。

  马陵之战后,损失大批精锐老兵的魏武卒元气大伤。更为糟糕的是,同样元气大伤的魏国,已经没有足够的财力和物力重建魏武卒,即便有这个实力,没有数年也无法成型,而周围那些曾饱受魏国威胁的诸侯国,为了自身安全,是不会允许魏武卒再次出现的。

  所以,魏武卒的称号虽然一直都在,但战力每况愈下,到魏昭王时代,魏武卒的战力已经不能与吴起庞涓时代相提并论,而最后给魏武卒致命一击的,乃是秦国战神白起。

  公元前293年,秦国为打开东进中原的通道,由大将白起率秦军在伊阙迎战韩魏两国与东周的联军。原本在军力上占据优势的联军,面对秦军却都不愿意率先出战,于是白起先以少量兵力牵制联军的主力韩军,之后以秦军主力猛攻魏军将其击溃,最后从韩军侧翼发起强攻。

  韩军在两面夹击下落败,白起乘胜追击,全歼魏韩联军24万人,最后的魏武卒死伤殆尽。

  纵观魏武卒的兴起于衰落,我们可以发现,再强大的军队,都必须依靠强大的国家和优秀的统帅,倘若君昏臣庸,统帅无能,累死三军不说,还有可能招致灭国之祸,魏武卒以战神吴起伐秦而名震天下,最后由战神白起一战终结,这或许也是命运使然吧。

达到当天最大量